暑期校外培训又迎来了新一轮的高潮,不论是文化课还是兴趣班,一个个轮番上演了年度抢人大戏。校园周边,商场内外,到处都可以看到各种培训机构的人员分发传单或者举办各种招生推荐的活动。同样,有不少家长甚至为孩子报了五六个兴趣班,让孩子的暑假得到了异样的“充实”。

  稠城街道新天地商场,书法、舞蹈、跆拳道等二十余家各色培训班占据了这座商场,学生和家长成了每天进出这处商场的主力军。今年12岁的小郭来自后宅小学,今年暑假他的妈妈给了一口气报了五个兴趣班,虽然暑假才开始,但假期的好日子却已经所剩无几。小郭的妈妈金女士认为,给孩子报了五门课,孩子忙他们也忙,总好过让孩子闲过两个月。

  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同金女士有着类似想法的学生家长还有不少。其中有个小女孩明年才上小学一年级,可她的暑假已被妈妈安排得满满当当,有古筝 舞蹈 还有乐高还有通感课,而且她的妈妈告诉她,等到了明年,她的暑假还会更忙,可能会加强点英语之类的文化课。

  从不少培训班处了解到,每年暑假都是他们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中大型的培训班平均招生数在三四百名左右,基本上一放假,各类培训课就都被报满了。

  稠州路与南门街交叉口附近一家名为快乐学堂的课外辅导站,当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向辅导站的工作人员进行师资队伍了解时,这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道出了他们培训行业的一个内幕。

  快乐学堂工作人员说,”我们这边不像一些小机构请一些大学生或者有些兼职的老师(大学生总不会有的)很多机构有的 (为什么有些机构便宜 有些机构贵)这个区别很大的。

  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培训行业收费并没有明确的标准,有的培训班就会利用在校大学生工资待遇较低这一优势来打价格战,从而招收更多的学生。而且这一类培训班在聘用辅导老师时,也不会严格考察应聘者是否具有教育教学资质。

  快乐学堂工作人员说,培训班在聘用辅导老师时,也不会严格考察应聘者是否具有教育教学资质。(大学生的话按道理来讲一般教师资格证都没有 怎么来上课)这个行业以前 包括现在对一些小机构管理上是非常松散的,请大学生的甚至是请义乌中学的学生的都有的!!英语老师就是大学生, 他就来教我们的。

  除了培训班教师队伍的良莠不齐外,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等违规教学情况也是屡见不鲜。这里是佛堂镇佛堂小学周边,本该早已叫停的奥数培训依然十分显眼,记者以家中小孩需要小升初培训为由,对其中的几家辅导站进行了暗访,发现均存在提前教学的情况。

  早在今年2月份,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印发通知,要求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其中通知强调,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虽然禁令在前,可是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等问题却依然存在。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平均一户家庭的暑期校外培训费用都在万元以上,多的甚至超过三万元。

  现在大部分辅导站都分为“一对一”和“一对多”的教学模式,收费方式自然也不同。以“一对多的”班课为例,在记者的调查中,平均一个月左右的费用从两千跨越到了五千左右,差距达到了一倍有余。

  既然花了这么多钱,那孩子们去的辅导站是否就完全值得信任呢?记者从网站上了解到,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已经从去年的9月1日起实行,按照《民办学校分类登记实施细则》和《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营利性民办学校将凭审批机关批准的办学许可证办理营业执照,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也将参照执行。可是记者在暗访中却发现,我市不少培训班和辅导站都存在资质不全的问题。

  这是一家开在佛堂镇道院路上的辅导站,辅导站进门后就可以看到“经教育局批准 让家长放心的辅导站”等宣传字样,可是记者在其张贴公布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的复印件上,看到的年检时间为2015年。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义乌市教育局,想了解下这家辅导站是否有定时参加年检,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教育局人员:我在我们现在这个名单里面没有找到一家叫新天地的,那证可能是过期,是没参加过年检。

  依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在规定时间内未提交延续办学申请,办学许可证又限期已过,那么此种情况下,学校应马上停止一切教学活动,并尽快向相关行政部门提交补办申请,如果执意无证办学或长时间未能提交补办申请,则可能面临行政许可被注销情况,学校失去办学合法性。

  那么,这些盈利的培训班是否持有工商营业执照呢?记者在金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中对部分培训班进行了工商营业执照搜索,结果也是大失所望,不少培训班也未按照相关规定取得工商营业执照。

  此外,很多辅导站栖身于住宅楼中,消防安全并不过关。尽管校外培训班和辅导站存在以上诸多问题,那为何每年的暑期一到,培训班还是一片火热呢?

  不少市民认为,这和学生家长脱不了关系。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或者称假期争取“弯道超车”,别家的孩子都在学习,自己的孩子千万不能落下等等心理作祟,让不少家长心生焦虑,不得不对假期辅导班趋之若鹜。当然,也有不少家长是因为没时间带孩子和跟风报班。

  其实,不少家长内心深处也是很无奈。各类辅导班不仅费用高昂,也害怕孩子的压力太大,负担过重。但是,不去辅导班又怕孩子跟不上,上不了好学校。大多数父母都处在这种“囚徒困境”之中。这个问题,需要国家层面来解决。那么作为一个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门,我想至少可以努力去规范这些辅导站,有主管部门的严格监控,让孩子和家长们少掉一些坑,少花一些冤枉钱!

  @字随风:现在辅导班很多小姑娘在当老师,离家近的看了几家感觉不靠谱,有家义乌名气挺大的今年4月份打了电话咨询了下决定暑假去看看让孩子去,结果从那天后一周2个电话来咨询,问孩子学习怎样是否需要辅导,于是又感觉不靠谱了,这个暑假决定让孩子在家制定学习计划自习了!

  @禾麻菽麦:暑假里有一半是大学生在上课的,一节课赚3、40块钱,老板收的是上百的一节课。